うぷぷ

杂食

【OS】警犬

*警犬O x 缉毒小组组长S

*警犬是人

*设定不科学有

*基本是我瞎编的,别信

*考前攒RP

*求不屏蔽

其实我觉得智汪也很可爱……ˊ_>ˋ

---------------------------------------

“早上好,组长!”

“早上好。”


樱井翔是缉毒小组的组长。

作为警局里一个特殊小组的领导人物,年纪轻轻的樱井翔备受尊敬,但也遭到了不少人的嫉妒与针对。



“哟~这不是樱井组长吗?又带着你家的狗到胡乱走啊?小心不要让他在警局里乱叫啊哈哈哈……”

隔壁重案组组长带着嘲讽的笑容和樱井翔假惺惺地打招呼,语气也及其让人讨厌。



一直跟在樱井翔背后的矮个子男人微微皱了皱眉,不过马上又恢复了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

樱井翔倒也不生气,不如说他已经对这种冷嘲热讽见惯不怪了,况且家教良好的他也不允许他在公共场合有任何的失态:

“真是多谢佐藤组长的关心。您这么忙,与其在这为我这等小辈担忧,不如多想想怎么稍惹点麻烦,免得您的父亲又在后面忙着为您捅的篓子善后。”


“你…!!”

佐藤气得鼻子都歪了,指着樱井翔的手指直哆嗦,半天挤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樱井翔优雅一笑:“那小辈还有事务在身,先失陪了。大野,我们走。”

说着便迈开了步伐,被称为大野的男子“唔”了一声,也慢吞吞地跟了上去,只留下佐藤一人在原地气得直跺脚。



局里谁都知道缉毒小组有一只特殊的“警犬”。

而且这只“警犬”还是樱井翔的贴身爱犬。




樱井翔带着大野智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个隐蔽的拐角处。这里有专门为他准备的专属办公室,他掏出钥匙开了锁,领着大野智走了进去。

他一天的办公就在这里完成,和大野智一起。



那只所谓的“警犬”就是大野智。



大野智一进入办公室,就盘腿坐上了一旁的皮沙发上,伸手摘掉了一直戴在脸上的特殊的空气净化面具。

“呼……”大野智长舒一口气,把面具扔到了一边。


“一直戴着那个很重吧?”樱井翔放下公文包,走到大野智面前笑盈盈地说。

“唔……现在已经习惯了。”

大野智皱了皱鼻子,张开手臂把樱井翔搂进怀里,把脸埋进他的颈窝,贪婪地吸取着他迷恋不已的气息。

“果然翔君的味道好香……”

大野智用鼻子蹭着樱井翔的脸颊,引得人“咯咯”发笑,也顺带用鼻子蹭了回去。

“好痒……”大野智嘟起嘴不满地说,扳住樱井翔的脸就凑了上去,吻住了他带着笑意的嘴唇。



“唔……”

樱井翔也毫不抵抗,反而环上大野智的脖颈,跨坐在他身上与他接吻。

两人吻得热火朝天,过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分开,樱井翔微微喘着气,带着戏谑的笑容说:

“…今天这么快就忍不住啦?”

大野智眯起眼睛,伸出舌头去舔樱井翔的喉结,在樱井翔的脖子上留下了暧昧的水痕。



“因为、翔君今天特别好闻……”

大野智抬眼与樱井翔对视,无辜又可怜巴巴的眼神让樱井翔一阵心软,无奈地叹了口气,亲吻了下大野智的额头表示允诺。

“……好吧,随你喜欢。”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樱井翔的办公室内时不时会传出一阵隐忍的喘息和呻吟。



大野智是樱井翔的警犬。

而他成为警犬是有理由的。

他天生拥有一种异于常人的天赋——嗅觉。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报告显示他的嗅觉灵敏程度是常人的一千多倍,可以和一只嗅觉灵敏的小狗媲美。

具体的原因不明,但似乎是大野的大脑皮层里控制嗅觉的区域比常人要发达许多,导致他能闻到正常人无法察觉到的气味。

然而城市里过于冗杂、混乱的气味混杂在一起,让嗅觉惊人的大野智感到难受恶心。尽管他有着和狗一样的嗅觉,却不能和狗一样去好好地适应这个世界,所以他常需要带上特殊的空气净化面具来帮他消除这些气味的干扰。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第一次见到樱井翔的时候,大野智就确信了。

这个人对自己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原因是樱井翔身上散发着的淡淡的香气。

不厚重、不浓烈,就只是淡淡的,非常好闻的味道。那种被人安抚着的感觉足以让他把所有令人烦躁的、恶心的气味给忽视掉。

大野智就是被这种味道深深地吸引着。



也许当初答应樱井协助缉毒小组的请求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个吧。

……虽然也不只是这样。




“我说……我们总在办公室里干这种事,会不会太嚣张了啊?”

事后两人相拥躺在沙发上,樱井翔任着大野智伏在他身上嗅着他的脖颈,还伸手去拨弄大野智的头发,一脸享受。


“唔……反正翔君也很喜欢……”

大野智嘟囔着,把脸埋入樱井翔的胸口,有点犯困。


樱井宠溺地吻了吻大野湿漉漉的额头:“困了就睡吧,我还有点文件要看呢。”

大野闭着眼点点头,乖乖地放开了樱井翔,缩到了沙发的角落。


樱井翔无奈地笑了笑,起身穿好衣服,翻出了准备要看的文件,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而刚才还一脸困意的大野智,背着樱井翔悄悄地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结果当一名缉毒小组的组员敲开樱井翔办公室的们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樱井翔坐在沙发上惬意地看着文件,只穿了一条长裤的大野智则枕在他大腿上,整个人缩成一团,睡的正香。

樱井翔一只手一下一下地抚弄着大野智的脑袋,看到来人,也毫不忌讳:

“怎么了?”

组员愣了一下,马上又恢复镇定:“似乎是上面有毒品窝藏点的情报,想让组长去看看……”


也许是两人说话的声音惊扰了大野智,人似乎睡的有些不安稳,呜咽着往樱井翔怀里缩了缩。

樱井翔看了眼有些紧张的组员,笑了笑:“好,我马上就去,叫他们把地址发给我。”

“好、好的……”


组员逃似的离开了樱井的办公室。


听见脚步逐渐远离的声音,樱井翔揉了揉大野智的脑袋:“还装啥呢?早醒了吧你?”


“唔……”闻言,大野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其实他从刚刚有人进来的时候就醒了,因为他闻到了不属于樱井翔的气息。

大野智撇撇嘴,伸手搂住樱井翔的腰,不停地蹭着。

“为什么总是有工作……”


樱井翔无奈地说:“没办法啦,谁让你鼻子那么好用,起来吧,我们去看看。”

“哦……”


-----------------------------------------

大野智的职业就是“警犬”。

他拥有与警犬媲美的嗅觉,所以当樱井翔得知他拥有这样神奇的能力之后,就断定这是个可用之才,立马把大野智从牢狱里给弄了出来,请求他加入他的缉毒小组。

原以为大野智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就同意他的,没想大野智也只是稍微皱眉想了想,然后就呆呆地点了点头。


樱井翔有些惊讶大野智的爽快,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人抓住了手。


“我、我能有个请求吗……?”



樱井翔了然。

看吧,就说为什么这么爽快,原来是想要报酬啊。

“报酬你不必担心,如果你能帮到我,我必定会给你最优厚的待遇……”

“不、不是这样的……”

大野智有些手足无措,眼神闪烁着似乎想要找一个表达比较确切的词。

忽然,他“啊”了一声,似乎终于找到了那个词。



“我、我想要你……”

樱井冷静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很快就被他给掩饰掉了。

对上大野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那双眼里充满了期待,简直就像一只渴求主任喂食的小狗一样。


“……可以啊。”

樱井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要看到那双眼睛,感觉就无法拒绝这个人。



“欸……?”

大野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樱井说的话。

“可、可以吗?”

樱井翔点点头:“如果你肯帮助我,那我就答应你。”



当时樱井翔没想到大野智所说的“想要他”,其实是想要闻他的气味。

所以当大野智只是单纯地埋在他颈边嗅的时候,他心里竟有些小失落。




“我说你啊……就不能干点有建设性意义的事情吗……?”

大野智抬头:“有建设性意义的……?”

樱井翔勾起嘴角,想捉弄这个人的欲望大起:“比如,像这样……?”

说着便捧起大野智的脸吻了上去——



大野智的身体在接触到樱井翔的嘴唇后剧烈地震了一下,内心最深处的本能欲望就这样被激发。

他扣住樱井翔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用有些粗暴的方式去掠夺他嘴里的氧气,舔舐他的上颚,引得身下的人一阵颤抖。

樱井翔的身体被压着动弹不得,他忽然有些后悔这样逗弄大野智,这下,他恐怕是逃不掉了——

所以,当自己的臀部被一样炽热又坚硬的东西抵住的时候,樱井翔也只是认命地闭上了眼睛,双手顺从地攀上了大野智的后颈,等待着下一轮的进攻。




之后两人就顺势成为了这种亲密又禁忌的关系。


樱井翔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不懂得拒绝。但和大野智做那种事情确实很舒服,所以他也许也是享受着这个过程的吧。


------------------------


“组长,地址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了。”

“好,知道了。”




樱井翔在前面走着,往后瞥了眼又带上了面具的大野智。

他缓慢地挪动着步子,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野智总是这样。


总是走在自己的后面,保持着一段距离,从来不会更进一步。


难道他真以为自己是一条狗吗?

樱井翔有点生气。



但是他却没有立场去要求大野与他并排走在一起。

虽然樱井平时很宠大野,大野也很粘他,但是,他们毕竟不是那种可以真正心意相通的恋人关系。

他们这样到底算什么?情人?主仆?

……好像都不是。

原本大野智只是喜欢自己身上的气味,却被自己利用了这一点强硬地绑在了身边。

他曾经仔细闻过自己身上的味道,除了洗衣粉和沐浴露残留着的一点点干净的味道外,什么也感觉不到。

……大野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也许,大野和自己在一起是会感到压力的。

而且,他是有前科的人,应该知道反抗自己的话,也许还会被送回去。


不然的话,大野智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地成为自己的“警犬”呢。





出了大厅,他们坐上一辆早就为他们叫好的的士,出发前往目的地。

据说在二丁目的某酒吧私藏了毒品,但最近局里的警犬要不就是排出去协助警察了,要不就是拉去加强培训了,空闲的警犬就只有大野智这只特殊的“警犬”了。

所以就只好先拍他俩来调查一下情况。



“两位先生,到了。”


前面就是二丁目的酒吧。


“大野,我们走。”

“嗯。”

-----------------------------------

酒吧里鱼龙混杂。

人非常多,而且好像什么人都有,男男女女围成一小桌小小桌的在嬉笑,交头接耳的窸窣声和玻璃杯间碰撞的回响,全部都在樱井翔的耳边不断放大,让他烦躁不已。

一早就摘下了面具的大野在四处观望,鼻子一动一动的似乎在寻找着些什么。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樱井翔在吧台找了个地方坐下,那是唯一剩下的两个空位中的一个。他向服务生要了一杯酒。

“唔……没有。”

大野智也坐了下来,就在樱井翔的旁边,却没有点任何东西。

“这样啊……连你都找不到,那该不会是上面的人搞错了吧?”

“唔……不知道。”



樱井翔接过服务员递给他的酒,努力地深吸了一口气。

什么都没闻到啊。

那可麻烦了。



大野智重新戴上了空气净化面具,在酒吧里显得尤其突兀,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意他。

“大概我也暂时排不上用场……先让我休息下吧、这里的味道,不喜欢。”


“哦……?”

樱井翔抿了一口酒,环视了一周。

虽然吧里到处弥漫着暧昧的气氛,但也没真见有人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但就会因为所有人都太安分了,反而看起来违和感十足。

仿佛所有人都事先商量好了一样。


“啧、真讨厌啊,这种感觉。”

樱井翔把酒一饮而尽,放下正好的钱,拽着大野智就走出了酒吧。



“唔、翔君……?”

大野智踉跄着跟上了樱井翔,疑惑地看着他。

“那个酒吧真让人火大!!”

樱井翔大吼一声,引得周围的路人纷纷回头。

大野智看了眼招牌,又观察了下整个酒吧的外观。

“……我觉得这个酒吧挺漂亮的呀。”

语落,大野智就被樱井翔瞪了一眼。

这根本就不是重点啊。


“那个酒吧里的人每个人都太老实了!一看就有问题啊好吧!?”

“唔?是这样的啊……?”

大野智歪了歪头,表示不是很懂。

结果樱井翔就找了个巷子蹲下来生闷气去了。


大野智心里很委屈,自己的确不聪明,反射弧也慢,他唯一的长处就是他的嗅觉了。然而现在他的专长却无发挥之地,所以樱井翔才这么烦躁的吧。

他不能帮上忙了吗……?

大野智在樱井翔身边蹲下,想做点什么哄哄樱井翔却又无从下手,所以就只好干蹲着,时不时用手抚弄一下樱井翔的衣袖。

理一下我嘛、你就理一下我嘛。


大野的眼里露骨地散发着这样的光芒。


樱井被盯得没办法,心里的怒火怎么也下去了。

本来他生的就不是大野智的气,被他这么一弄搞得好像变成了他的错的一样。

叹了口气,樱井翔搂过大野智,在他耳边呢喃:“……你在担心什么啊,我又没生你的气。”


“唔、可是、”

樱井翔摘下大野的面具,堵住了那张还在支支吾吾的嘴。

“唔、”

大野内心涌起一阵喜悦,只要樱井翔需要他,他就会很开心。

逐渐加深了这个吻,大野智的手也不安分了起来。

当手下移到最脆弱的地方时,就被樱井翔一把拍掉。

“想什么呢,这可是在外面。”


大野智吃痛地缩回手,瞬间蔫了下去:“哦……”


-----------------------


他们又重新回到了酒吧门口。

樱井翔观察着观察着,就察觉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我懂了……”

樱井翔看向还一脸懵圈的大野智,嘴角弯起一道自信的弧度:“走吧,我们要进去砸场子了。”

----------------------

警车的鸣笛响彻夜空。

这次的毒品交易好在有樱井翔和大野智的竭力阻止,人赃俱获。


然而大野智却英勇负伤而被樱井翔教训着。



“你怎么这么冲动的就自己迎上去了!?要是真被打残了我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对、对不起……”


原本樱井翔再冲进去逮人之前准备打电话联系局里,让他们派人手过来。没想到却被一个躲在暗处的守门的人给发现,二话不说就要和他们干起来。好在大野第一时间嗅到了人的靠近,用身体护住了樱井翔,才让樱井翔免遭伤害。

然而大野智自己却被狠狠地击了一棍。

伤势不是很重,却也狠狠地把樱井翔的心给揪了一把。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条狗啦?!护主也得看时候啊、你、你要是……”

说着说着,樱井翔的眼眶就红了,声音里也带上了哭腔,骂人的气势都减了大半。

大野心里一惊,赶紧脱下自己的风衣,盖在了樱井翔头上。


要是樱井翔被人看见在哭,估计以后连死的心都有了吧。

大野智转身走向缉毒组其中的一个组员:

“小林さん、樱井さん他……有点不舒服,我先送他回家。”

小林听了有些担心:“欸、可是大野さん你的伤……”

“我没事的。”

丢下这句话,大野智便拉着头上还盖着风衣的樱井翔离开了。

---------------------



“唔!!……大野智!你干什么!?”

樱井翔一踏进家门,就被大野智狠狠地摁在了门板上,撞得樱井翔眼前发黑。

而大野智只是沉默着咬上了樱井翔的喉结,缓慢地碾磨着,酥麻又疼痛的感觉逼得樱井翔快要发疯。

“大、大野智……”

“翔君。”

突然,大野智松了口,对上樱井翔湿润的眼睛。

“翔君为什么要哭呢?我不认为我有哪里做错了。”

樱井翔刚想开骂,敏感的腰侧就被大野智用力地掐了一把,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他迅速地软了脚。

“唔!……你、”

“其实我知道翔君在想什么。”

大野智轻柔地抱住樱井翔,俯身嗅着他身上美好的香气:“我才不是因为害怕被送走,或者只是被你的香气所吸引……这么简单的事情才愿意舍身保护你的。”

“欸……?”


“我喜欢翔君……保护喜欢的人,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喜、喜欢……?”

樱井翔瞪大了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野智徒手抱起,扛在了身上。


“呜、呜啊!!要、要掉下去了啊…!!”

“唔、别乱动……”



原以为自己会被扔到床上,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大野智轻轻地抱到了床边。

他总是猜不到大野智的心思。

这点,才是让他最不安的事。



“大野智。”

“嗯?”

“你喜欢我吗?”

“嗯。”

“……为什么?”

大野智松开樱井翔,对上那双闪烁着不安的眼睛。

“你还记得吗?那天,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答应我的事。”

“……嗯。”

大野智温柔地拉起樱井翔的一只手,放到嘴边亲吻。

“所以……翔君是我的、只是我一个人的。”

樱井翔顿时觉得脸有些发烫:“你、你这是答非所问!”

“……我之所以喜欢翔君。”

大野智换上了一副认真的表情,和平时那个总是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完全不同。

“……是因为,翔君从来都把我当成一个「人」来看待。”

樱井翔微微地开启双唇,难以言说的悸动在内心澎湃着、跳跃着。

“……你本来就是啊。”

“嗯,但我不普通啊。只有翔君把我当成普通人来对待,还肯亲吻我、和我做那种事……而且,你说了你是我的。”



“嗯……”樱井翔总算是相信了,伸手回抱了大野智,亲吻了下他的额头,又迅速地离开。


大野智开心地笑了,露出两颗虎牙,看起来还真有点像只萌犬,让樱井翔有些心动。

然而这只萌犬下一秒就狠狠地咬住了樱井翔的喉结,还伸出舌头细细地舔吻。

“呜……唔、大野……”

樱井翔被硬生生地逼出了几滴生理眼泪,然而那只小萌犬还在四处啃咬,留下他的牙印。从脖子,到锁骨,再到胸前,一路向下。

“你、你这是……”

樱井翔被刺激地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身体不停地颤抖,声音也带上了一丝沙哑。

“唔……标记?”

“标、标记?!”樱井翔大惊。

“嗯,这样大家就都知道翔君是我的了啊。”

小萌犬笑得一脸无辜,可樱井翔却知道明天有自己好受的了。


“……算了,随你喜欢。”

最后,樱井翔还是一如既往地妥协了。

“ふふ,我就知道翔君对我最好了~”

--------------------------------------

“樱井君,这次干的不错嘛!我们在通风口那儿找到了不少毒品呢!”

领导赞赏地拍了拍樱井的肩膀,开心的说。

“没什么,工作嘛。”樱井翔也十分谦虚。

“欸,可是你怎么知道天花板上还有隔层的?”领导好奇地问。

“嗯……因为酒吧的外观看来,天花板的位置应该还要高上许多,就酒吧内部的高度来看,还远远不够。”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樱井君!”

樱井翔微微一笑,刚想离开,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不过,毒品的位置,还是大野找出来的。”

领导愣了一下:“大野?就是你最近收养的那只小警犬吗?”

“嗯……”

领导突然哈哈大笑,顺手拿起了桌边的一盒高级糖果:“哎呀,那还真是忘了这个大功臣呀!我这里也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你看你家小警犬喜欢甜食不?这个送给他,就当是奖励吧!”

“欸、这、这不好吧……?”

樱井翔有些吃惊于领导的态度。

原来大家对大野的存在都这么看得开的吗?



“没事没事!你跟他说要是喜欢,以后就来找我啊!”

“哦、哦……好的……”

-----------------------


“哇…这是给我的……?”

大野抱着那盒高级糖果,眼睛亮亮的,开心地只剩摇尾巴了。

樱井看他这么开心,嘴角也不自觉地弯起。

“领导给的,好好珍惜。”

“…嗯!”

说着大野智就拆开包装,塞了颗糖到嘴里。

“……うめ!”


樱井翔温柔地注视着这一切,感觉只要能看得到大野智的笑容,一切都将会是美好的。


大野,你知道吗?……其实大家都在慢慢接受你。



“翔君、你要吃吗?这个给你!”

一颗糖被扔了过来。


“……这么大个人了还爱吃甜的,腻不死你!”

说着,樱井翔也撕掉了包装纸,把糖扔进了嘴里。



“唔、好甜。”


END

------------------------------

英语课讲了篇和警犬有关的阅读……就突然想到了这个梗ˊ_>ˋ

也许会有番外吧^_^

下周见!!



【SO】Colourful 4

*樱井翔x大野智

*现实悬疑向(?

*设定与电影《意外的幸运签》基本一致,有私设

*第一人称叙事

*略黑,慎

*HE

小大正式登场啦啦啦啦♪( ´▽`)~

------------------------------------------

我在那充溢着诡异气氛的房间门前颤抖着深吸了一口气,迅速地把门关上,锁好。

我把那一小片钥匙紧握在手中,决定还是先当作什么都没看到比较好。

总觉得事情朝着微妙的方向发展了啊。

那些大量的照片,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收集到的,而是樱井翔长年累月的成果。

“究竟是为了什么收集这么多大野智的照片……”而且还贴满了整个房间。

我皱起了眉头。

难道……

樱井翔……喜欢大野智吗?

樱井翔是同性恋吗?

等等,就算是这样,这不算犯罪吗?!这都快和变态跟踪狂差不多了吧?!

亦或者,樱井翔根本就不喜欢大野智,只是对他怀恨在心?两个人是敌对关系?那些照片其实是恶意的象征?

如果是这样的话,大野智一直的不露面也就很好解释了啊。

“不……果然还是觉得怪怪的啊……”

十几年的感情,真的会发生那么严重的事情以至于让樱井翔痛恨大野智吗?

“……喜欢?”我轻轻说出了这对我来说有些陌生的词,尽管还是有很多疑问,在内心里,似乎这个可能性还比较高。

慢吞吞地走回卧室,方才被我扔回床上的日记本还静静地躺在那儿。我把它拿起来,顺手一翻,就翻到了之前用来夹钥匙的那一页。

看样子樱井翔是经常把钥匙夹在这里,钥匙轮廓已经在纸张上留下了淡淡的痕迹。

我是不是应该看一看日记?

困惑、好奇与不安满的快要溢出来了,现在的我,只想弄清楚、想弄明白这些究竟都是怎么一回事。

樱井翔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大野智可能也不是。

我又想起了松本润那怪异的举动,也许连他也不是什么正常人。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把日记翻到最开始的一页,我开始自习地研究,然而看了好几页,日记记录的都是一些非常普通平淡的事情,并没有那种我所想象的有用的、劲爆的东西。

就当我看到快要打瞌睡的时候,终于有些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种视线让我感到不安。」

嗯?视线……?

「真的……就当我求你了,别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等一下,谁?做了什么?

我抱着巨大的疑问又翻了一页。

「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我本来不想跟你们变成这个样子的。」

え?什么意思?

我皱起了眉头,这日记,真是越读就越不明白啊,自己的日记就不用写得这么隐晦了吧?

「我知道你在看着。」

翻到了下一页,突然的话吓得我背后发凉,手抖得差点没把日记摔出去。

「所以,求你了,回到像以前那样不行吗?」

啊,原来不是在说我啊。

“真是的,别吓我啊……”我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接二连三的毛骨悚然的事情,害得我的手还是冰凉的冒着冷汗,气息也乱的不行。

我想了想,按照樱井翔的说法,他知道有人翻了这本日记吗?再联系前面的几篇意义不明的日记,或许,樱井翔是被奇怪的人给缠上了呢?

是谁……?

松本润……?还是大野智……?

或者都不是呢……?

我原本还想再多看几页,可余光瞥到墙上挂钟的指针已经指到了12点。

经纪人跟我说公司给我放一个小长假休养身体,但是希望我先去和大家打个招呼,让大家先放个心。我很爽快地答应了。

不如说这样的情况是求之不得啊。

找时间我可以去樱井翔工作的地方观察一下,先有个大致的了解,以后也会方便很多。

而且……

想起那个贴满照片的房间,我就觉得脊背凉凉的。

好想知道,那照片的主人,到底是怎样的。

“大野智……”

我把日记合上,塞进了枕头里。

说起来,回来这么久,我连澡都还没洗呢。

从衣柜里拿起一套干净的睡衣,跑进厕所迅速地冲了个热水澡,就赶紧跑回卧室,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摊开,钻进去躺好,拉灯睡觉。

一夜无梦。

早晨,我很自然的就睁开了眼睛,看了眼钟,不过是早晨六点多而已。

从窗帘缝隙透露的光线来看,外面的天已经亮的差不多了,我缓缓地用手撑着床坐起,叹了口气。

“这是什么生物钟啊……”

原本我还打算再睡一会的,可想到昨晚还有很多东西没有看,我又赶紧下了床,简单地洗漱,换了身可以出门的衣服,又开始在樱井翔的家里倒弄。

我拉开了床头柜子的抽屉,发现了一部手机,手机是处于关机状态的,我开了机,却发现有密码。

“诶……?是什么呢……?”

“乱看别人的东西不好哦。”

“……唔啊!!!!”突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吓了我一大跳,惊恐地转过头去,看到的却是死神那张带着诡异面具的脸。

“额、你……413……?”我被吓得整个人都不太好,愣了半天也就磕磕巴巴地挤出一句话。

“是我哟~几天不见,有想念我吗~?”

我无语地看着他:“不,你不在清净多了。”

“欸!?怎么这样啦!!”413可怜巴巴地缩在了墙角,在地板上画着圈圈。

“人家明明是很努力地在工作嘛……”

我被死神的样子逗笑了,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膀:“好啦,我开玩笑的。”

“唔……那所以呢?有想我吗……?”

我被逼无奈,叹了口气:“有啦有啦,我想死你了。”

“哼哼~我就知道~”

和死神打闹了一会儿,我意识到要开始忙正事了。

我往手机里一个个地输着密码,理所当然的,都是错的。

我边试边和死神聊天。

“ね、413。”

“嗯?”

“你知道那个房间是怎么回事吗?”

“……那个房间?”

“那个贴满了大野智照片的房间。”

“……你想知道?”

“嗯。”

尽管我这样回答了他,可死神就想下定了决心一样不再开口。

我心想,这个奇怪的家伙,果然还是什么都不愿意说。

一时间,房间里回响着输密码的嗒嗒声,过了一会儿,死神又缓缓地开口了:“……你迟早会知道的。”

我的手顿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慌神,感觉死神完全看透了自己,而我却连自己都看不透。

是啊,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前世有着怎样的经历。

可是那又怎样,现在的我是“樱井翔”,而我必须要用这个身份活下去。

也就是说,无论我是不是记得自己前世的身份,我都必须舍弃它。

留着多余的留恋,反倒是个麻烦。

“咔”,手机发出一声清脆的开锁声,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

竟然是这个密码。

死神饶有兴趣地飞到我旁边,看着手机屏幕。

“欸~竟然被你打开了~你输了什么?”

“sa……toshi。”

“サトシ?”

我不敢相信地看向死神,似乎已经没有力气再多说一句话。

“サトシ是什么?这不是要输数字的吗?”

“3、104……”

“欸?”

“密码、是3104……”

“……啊、原来是这样的啊……”

我原本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的。

在输入了樱井翔的生日错误后,我就思考着还有没有什么可以用的密码。

接着我想到了大野智。

也许是为了确认些什么吧,我尝试输入了大野智的生日。

结果是错的。

然后我就想到了名字。

之前在网上我有看到过,很多粉丝都称大野智为3104。

原本我还不太明白这是为什么,后来想了想,啊,原来读音是一样的啊。

刚才,也只不过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试了一下,结果竟然蒙对了。

“……果然,是喜欢啊……”

要说为什么一下就猜到这个密码,我其实也不是很明白,可是……

总觉得就是这样的。

我翻看着手机,死神就坐在一旁晃着腿不说话。

“新邮件?”邮箱似乎有很多未读的邮件,估计是樱井翔的朋友?

“欸……都是不认识的人啊……”

好奇怪,新邮件的来件人都是不认识的陌生人,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同一个人。

“……Lonelyさん?”

我把屏幕往下拉,惊恐地发现新邮件的数量竟有几百封之多,而且继续往下拉,几乎所有的已读邮件也是这个人发来的,除了偶尔会出现几封家人,或者有备注姓名的朋友发来的邮件,不过都被这个名为“Lonelyさん”的人的邮件给淹没了。

“这个人是谁啊?”死神凑过来,指着“Lonelyさん”的名字问我。

“嗯……我也不知道啊……话说!你不是应该什么都知道的吗!?”

“嗯……是不认识的人呢。”死神歪了歪头。

“啊?是、是这样的吗……”

“是的哦~”

果然靠不住啊,死神くん。

随便打开一封邮件,里面的内容倒是挺普通的,基本上都是些什么“你在做什么?”、“今天过得怎么样?”之类的问候。

原本我还以为是女朋友之类的人,但是看着看着我就感到有些不对劲。

这个问候的频率的太频繁了吧。

对方几乎是每隔几分钟就发一次这种邮件。

「……为什么不回我?」

啊,似乎是樱井翔没有理会他,生气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欸欸欸!?怎么回事啦!好可怕啊别这样好不好!?

「没用的,你就算躲起来我也会找到你。」

「……别逃了,没用的。」

「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啊。」

唔、这个是……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跑回卧室从枕头底下抽出日记本,哗啦啦地翻着。

“……有了。”

「我知道你在看着。」

我像泄气了一般垂下了手,夹在日记本里的钥匙也随之掉落出来。

我看着地板上泛着金属光泽的那片钥匙,无力感涌上心头。

“……是同一个人啊。”

----------------------------------------

樱井翔被跟踪狂缠上了。

身份不详。

“おい~你要去哪啊~?”

我快步的走在街上,死神则飘在空中,紧跟在我后面问。

“……我要去找大野智。”

“欸?!为什么?!”

我停下脚步,转过身对死神说:“……我得找他问清楚,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不行。”死神忽然换了一种语气。

“……你会暴露自己的身份的,这样太莽撞了。”

“那我要怎么做?我现在可是被变态缠上了啊!而且说不定那就是大野智!”

“……但是你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些是不是他做的。”

“可、可是我也不能就这样让那个人为所欲为啊……”

我有些委屈地低下头:“去找大野智的话,说不定会知道些什么……”

“嗯……”死神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竖起一根食指,对我说:“这样怎么样~?你去和「岚」和成员先接触一段时间,暗中打听一下情况,说不定就能知道点什么,反正你现在也在放长假啊,很闲的嘛~”

我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觉得死神说得似乎很有道理,便点头答应了。

“那,我明天开始,就去和他们「叙叙旧」好了。”

“你现在就可以去啊。”

“欸?”

“你现在就可以去啊。……收录现场。”

-----------------------------------------

“那个……请问岚的休息室……在哪啊……?”

“欸?啊……在前面右转就到了。”

“啊……这样啊……谢谢你……”

谢过一位staff之后,我挠着头向前走去,还时不时地左顾右盼一下。

“ね……你觉不觉得樱井さん怪怪的?”

“欸?为什么这么说?”

“他刚刚竟然问我……岚的休息室在哪耶……一般来讲会忘记吗?”

“は……”

-----------------------

说实话,我也管不了别人用什么眼光看我了。

死神那个家伙,忽然说有急事,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其实有时候我都有些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走到写着“岚”的门前,我鼓气勇气,敲了敲。

“那个……我进来了哦。”

打开门,我迎上的,是四双诧异的眼睛。

“翔ちゃん……?”相叶眨巴眨吧眼睛,就像是不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一样。

“啊、嗯、是我……”

不知道为什么,气氛一时变的有些尴尬,我畏畏缩缩地站在门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还是二宫先发话了:“还站在门口发什么呆啊,快进来啊。”

“……哦、哦。”

-----------------

“为什么翔ちゃん今天回过来呢?”相叶眨着眼睛好奇地问。

“嗯……我想着竟然都出院了,还是来打个招呼比较好……”

也许是我的坐姿和神情都太僵硬了,相叶也不知道应该说是太细心还是太没神经,用力拍了下我的肩膀,力度之大害得我还震了一下。

“不要那么紧张啦!大家都很高兴的啦!对吧?leader?”

话题就这样被抛向了大野智。

我紧张地咽了口唾沫,眼神半躲闪半正面地对上了大野智的眼睛。

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的观察他的容貌,总觉得,和照片上的,不太一样。

好漂亮的眼睛。

我就那样看呆了,只见他软软地一笑,黏糊糊的对我说:“……嗯,欢迎回来,翔君。”

……啊。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想哭的感觉。

“……嗯,我回来了。”

为什么呢?

一定是,安心了吧。

至于是为了什么安心,我也不知道。

不过。

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

虽然晚了点,xgg生日快乐!(⌒▽⌒)

我觉得我以后都不能乱立flag了……

这篇已经没办法是短篇了=_=

完全不能理解这么冷的天学校还要把我们困在这里-_-#

我这种整天窝在家不运动不干活的深度宅女,5件衣服都顶不住啊!!(T ^ T)

好吧,不说了,我已经放弃了思考,放弃了抵抗ಥ_ಥ

就让我冻死在床上吧……

以上!感谢大家观看!